游客,歡迎您! 請登錄 免費注冊 忘記密碼
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新聞 > 正文

液氮冰激凌 將實驗室變美食廚房自制香甜冰淇淋

作者:天馳液氮罐 來源:原創 日期:2014-06-03 10:46:21 人氣:208 加入收藏 標簽:液氮冰激凌

液氮冰激凌,Nerd(書呆子)常常反以“書呆子”稱號為榮,自我標榜為Science Geek(翻譯成時髦漢語即為:科學極客)。然而,即使是眼睛上架著瓶子底、滿嘴跑阿爾法伽瑪、沒有情趣讓人討厭的書呆子,在炎炎夏日也敵不過喉嚨冒煙的生理反應,于是巧將實驗室變美食廚房,自制香甜冰淇淋……請聽桔子的現場報道(為了把自己排除在science geek行列之外,我將以記者身份出現在報道中)。


實驗室Nerd們需要什么原料呢?簡單地說,和做一般的冰淇淋差不多:一倍的牛奶,兩倍奶油(不是那種稠糊糊的,而是液態的,長得像牛奶一樣)。倒在一起混勻。然后加半小碗糖。


最常見的冰淇淋口味是香草(Vanilla),在美國,這種口味有時候甚至被默認為Plain(就是沒有特殊口味的意思)。如下圖,倒入幾勺香草提取物???,平日所見的白白的香草冰淇淋給人留下了錯誤的印象,許多人覺得香草該是白色,實際上它的提取物竟然是褐色的。


(插播:“你知道嗎~~”

報道員特別鉆研了一下,香草子是香子蘭這種植物的種子,是世界上僅次于藏紅花的昂貴香料,原產墨西哥,如今中國已成為第三大生產國。第二幅圖是它結的蒴果,雖然外表很像豆莢,實際上香子蘭和豆科植物相去甚遠。由于種植地往往缺乏天然授粉者——一種特殊墨西哥長鼻蜂,人工種植的香子蘭基本上也都要靠人手工授粉;果實長出來后,要耐心地讓它們在植物體上慢慢成熟9個月之久,然后才有先有后地出落成可用之材,因此收獲果實同樣需要細心的人工操作。如果你像第三幅圖那樣把蒴果劈開,就可以看到里邊密密麻麻微小的黑種子,可以食用的香草便是從中提取的了,提取物呈現紅褐色。


這些Science Geek們豈能滿足于基本口味,有的人喜歡咖啡香草味冰淇淋,倒入鮮煮的熱咖啡……(冰淇淋?熱咖啡?不怕?。?/p>


更多的人喜歡朗姆酒口味,畢竟,這個世界上的所有研究生院都是靠著酒精支撐才得以維持的。一打開酒瓶蓋,Nerd們頓時興奮異常,端著酒瓶的手也哆嗦起來,呼啦一下傾倒下去,屋里頓時香氣四溢……哇!


現在,Science Geek們面前擺著一大缸牛奶狀的液體,絲毫看不出生產冰淇淋的跡象,他們平靜地望著那平靜的液面;Nerd的美食廚房還沒有體現出Nerd特色,于是,最重要的原料登場——液氮!Nerd們常簡稱之LN2(=liquid N2)。

記者小心詢問:“是不是現在先喝一點呢?”畢竟繼續進行下去恐怕連這鍋糖奶水兒也保不住了,真令人擔心啊……具有隱忍精神的Nerd們厲聲阻止,不由分說將液氮倒入剛才的混合液,掌勺者一手扶缸(注意:他戴著那可怕的百毒不親的厚手套?。?,另一手執木勺拼命攪拌之。頓時煙霧四溢,“案發”現場發出輕微的噼里啪啦聲和木勺撞擊鐵缸聲,里邊究竟發生了什么,誰也看不到。


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“萬頃煙波”么?

看著很有舞臺效果吧,實際上液氮可不像看起來這么妙趣橫生。氮以氣體形式充斥著我們生活的空間,因為我們生活空間的溫度高于它的沸點——-196度,而這一鍋液氮處在氣液混合態,所以它正是-196度。這個溫度是什么概念呢?如果中學地理背得夠狠,你恐怕記得,人們曾經記錄到的地球最低溫度是南極洲的-89.4度。要是一滴液氮滴在你手上,那效果就和被火燙一樣。

平日里,生物系的Nerd們用液氮凍存組織和細胞,太酷了,真的太cool了,其凍存之迅速,凍存的東西還沒來得及回過神兒來,所有分子就已經牢牢固定在原處,和凍之前沒發生半點變化。

如今這缸奶水遭受了同樣的命運——混勻液中,微小的水和脂肪顆粒以你難以想象的超快速度降溫,因此會一直保持微小的個頭,不會像在冰柜里那樣凝聚成大些的冰塊,這幫Nerd們實際上是在短短的時間內制造了無數微晶體。這就是為什么出自液氮的冰淇淋理應口感潤滑,而你在自家冰柜里制作的卻全是扎嘴的冰碴子。


剩下就是苦力活。今天讀者你算是撞上了:生物系研究生院培養的Nerd最擅長的恰好就是做苦力,可謂“專業對口”。

如果聽信傳說,這里應該報道說:“不出30秒即出鍋!”然而面前的這幫Nerd足足攪和了10分鐘,中間還出去重新打了一次液氮……Whatever,終于!掌勺者似乎還心有不甘,旁邊的一圈人早已盯緊中間的大盆,腮幫子的腺體開始不住分泌,你一言我一語:

甲說:“已經夠好了!”

乙說:“看起來真的好像冰淇淋??!”

丙還說:“我看這肯定已經攪和得恰到好處了!”

聰明的記者同學更是拿過攪拌的木勺,用手指蘸了點塞到嘴里說:“我先幫你們試試看?!蹦旧琢ⅠR被搶走……


一個人分。拿到的笑逐顏開,再也顧不上瞅一眼周圍其他未拿到的同事;未拿到的就眼巴巴地望著那個大盆,伸著手……


盆里再多也不如自己碗里一口!朗姆酒冰淇淋簡直太美味了,好冰淇淋(酒)??!


用最后剩的一點朗姆酒,加上巧克力粉,做成新的一鍋巧克力冰淇淋,這時候包括記者在內,每個人都已經飄然欲仙……

結語:

雖然我們科研界的Nerd是常常遭受鄙視的一群;雖然大多數像我一樣在學校一待20年的人都想盡一切辦法要逃出去……

但是在不久的未來那告別之際,一定會懷念最后一次使用離心機、最后一次握起移液槍,懷念用微波爐不熱吃的熱毒藥,懷念手指泡在酸堿里,懷念所有上衣的肚皮部位被實驗臺磨出的大窟窿,懷念用做實驗剩下的雞和魚在樓道里煲湯,懷念做雞蛋懸浮實驗之后把蛋直接放鹽水里煮了,懷念從溫室偷的小金桔和薄荷,還有那讓人high到不行的朗姆酒冰淇淋。

——人總是用在學校的所有時光期待著將來脫離苦海的好日子,然后用走出學校的所有時間再來懷念它。

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thomastrials.com/Industry/718.html
讀完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太子彩票网址
<wbr id="kwiyy"><xmp id="kwiyy">
<acronym id="kwiyy"></acronym>
<option id="kwiyy"><xmp id="kwiyy"><rt id="kwiyy"></rt>
<rt id="kwiyy"></rt>
<acronym id="kwiyy"><xmp id="kwiyy">
<rt id="kwiyy"></rt><tr id="kwiyy"><optgroup id="kwiyy"></optgroup></tr>
<rt id="kwiyy"><xmp id="kwiyy">